新闻媒体

舌尖的记忆

2020-09-24 14:26:28 作者:晏学凤 来源:中材萍乡
    青春岁月,琉璃萤光,走过很长的路,遇见了许多的人,看到了一些风景,舌尖上也积累了些许细碎的滋味,但留存于记忆中最深的印象便是对家乡美食的记忆。
    随着离开家乡渐行渐远,家乡腌制的擦菜便成了一种无法割舍的乡愁,不论走到哪里,走得有多远,所谓最好的菜是母亲的菜,最好的东西是故乡的东西,最好的回忆是童年的回忆。很多地方都有擦菜、梅菜、外婆菜,但味道、色泽等各方面都不及家乡的味鲜,微酸中带着恒久的甘甜,这种味道,无论我身处何方,都使我常常想起,不曾忘却。
    冬末初春,各种青菜生长旺盛。晚间散步,还在田地里忙活的人儿,每每遇到家里没种菜的熟人都会吆喝一声来剥几手菜回去吃。记忆中,邻里乡亲都是如此的热情,没有虚头巴脑亦不会假意推辞,这种淳朴的乡情孕育出纯朴、大方的小镇村民,在外的游子处事都是会把这乡风放在心中首位。每到青菜不再脆嫩的时节,家家户户的水泥坪里、阳台上甚至路边上都铺满了洗干净的青菜叶。对于腌制擦菜,不需要特别考究的食材,也没有复杂的制作工序。原料都是就地取材,农民从自给自足的地里种出来的五谷杂粮,不过取自芥菜的居多。为能赶在可贵而不多的好天气里晒到半干湿的程度,一般都是全家总动员。母亲在灶台边忙碌,而父亲去菜地里割菜,等到吃完饭父亲就开始把洗衣盆搬到水泥坪里,把上午收获的青菜放在盆子里,母亲负责洗菜,父亲负责在砧板上把青菜剁碎。铿锵一中午就能把这些体积较小、易风干的原料铺到水泥坪的网面上,而年少的我则负责守菜并时不时的揉搓着这些碎菜,好让这些青菜全方面地晾晒到位。有时候恰赶上接连几天的雨水来临之际,只能把青菜剔成片状装进麻袋,用石头去挤压水分,待第二天铺上灶台烘干水汽,最后装进坛子密封就可以了。等到开坛食用的时候,就会看到这道美食颜色鲜黄明亮,闻起来香气扑鼻,吃起来香脆爽口,味道不是很酸而且有一股淡淡的说不出的甜味。
    初中三年,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就是擦菜,不管哪种吃法,放辣椒面、放青椒亦或是隔一天还没吃完的话再加两个土鸡蛋炒成“擦菜饽饽”又或是作为调鲜料放入粉面内,都能迎合全家人的味蕾。到了离家更远的高中那会儿,经济拮据,每周都自己带菜。在我的记忆里,最常携带而又最易储存的菜便是家里人亲手腌制的擦菜了。母亲总是在我返校那天的早上炒好了装在罐子里,我走时就带上。于是,这三年都有一道母亲亲手做的菜陪伴着我,满满的幸福!这是母亲特有的味道,也是我们小镇特有的味道。
    在小镇上,无论谁家每每有客人来,或者街边的餐馆里,擦菜都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佳肴。别看它那么低调、朴实,只要与你的味蕾相碰撞,我相信你一定会被它深深吸引。我们小镇上的村民也像这道菜的品格——低调、朴实,无言中显示着热情、好客!
    如今,游走异乡的游子呀,终于又回到了小镇上。抬头便是蓝天白云,低头是青山绿水。儿时的味道,再一次与我的味蕾相遇,味道如故!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师颂
10.8K